乌鲁木齐
[切换城市]

第一次告白

更新时间:2018年07月14日 02:18:01
类别:活性炭

生平第一次被男。生表白,是在初中二年级的寒假。一天晚上,有个男生打电话找我,妈喊我接电话时,我吓了一。跳。

从小学开始,虽然没有人教育我们只能和同性交好,但是周围的人几乎全是男的一群,女的一伙,万一你被发现和一个异性说话,第二天关于你俩谈恋爱的纸条将撒遍全班各个角落。你偶然间一抬头,会发现黑板上有一行字:**和**是一对,然后你低头看自己的课桌,发现上面也有一行粉笔字:**爱**,主角当然就是你和那个跟你说话的异性。即使你没有跟异性说话,只要你属于班里学习稍好,或者稍爱玩的,同学们也会充分发挥想象力,给你假想出几个“爱”你的人。

于是,我的玩伴。都是女生。当然,除了以上所说的大环境,这也和我个人有关。从小学一年级开始,我最讨厌上的便是体育课,因为。我永远站在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位置,每次体育课都在提醒我,“我是全班最矮的”这个事实。当时有一些很矮但是比我稍微高点的人经常跑到我身边,然后用俯瞰的眼神看我一眼,“你几岁啦?”然后他们总是把我假想多一两岁,好证明我。确实矮得出奇。去同学家时,同学的父母会向家里的客人介绍:“别看她这么矮,成绩可好了。”似乎在矮人中,我成绩好是个奇迹。

除了矮,我头发又少又黄。我经常盯着那些又多又黑的头发发呆,心里想着,要是我头发这么黑这么多该有多好啊!我也经常观察别人的头发,希望找到头发跟我一样少的人。有。一次,我终于找到一个了,那感觉简直比丑小鸭变成白天鹅还要兴奋。然而,就在我认识她的第二天,她突然爆出一句:“你头发好少啊!”好像被雷劈中,我在原地呆了几分钟才回过神来。后来有同学。说,世界上。最痛苦的事情就是被一个很胖的人说你胖,我想,这感觉大。概。如此吧。

 第一次告白

此外,我还脸色青黄,瘦骨嶙峋。小时候,我从来不敢告诉别人我的体重,怕太轻了被人笑。但是即使不说,也会有同学带着看笑话的心情来问我:“你有没有*斤啊?”当然都是没有的,问的人心里也知道,于是不等我的回答,心里的笑已经溢到脸上了。最后,我觉得自己长的很丑,我经常低着头走路,不敢抬头看人。大三时有朋友跟我说,“你现在好很多了,记得你大一时走路都是低着头的。”我争辩道,“因为我走路经常摔跤,才要低头看路嘛。”但是我知道自己的争辩是没有底气的。

总而言之,各种原因造成我几乎没有和除家里人外的异性说过话。有。男生找我,我很惊讶也。是不出奇的。当时,我拿起话筒,有点颤抖,但是故作镇定地问对方是谁。他一直不肯说,让我猜,我想到了坐我附近的一个男生,可能跟我说过话,开过玩笑的只有他吧,于是问他是不是那个人。他马上说是。聊了几句,他问我。愿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。问这句话的时候,话筒那边居然传出许多人的笑声。我问是不是有其他人,他说没有。我颤抖更厉害了,脑海里马上浮现出小说里那些女生拒绝男生的话:“对不起,我现在只想读书,不想因为其他事情耽误学业。”于是,我用潮汕话把这句话翻译了一遍说出来,后来不知道说了什么就挂电话了。

挂完电话,我心乱如麻。万一开学后遇到那个人怎么办,万一他还问刚才那句话怎么办,但是不能否认,我的心里有一点小开心,没想到我这样的人还有人喜欢,简。直难以置信。因为根据我看的小说,只有帅哥靓女才会谈恋爱的,没想到在现实中连我这样的人都会被表白。小开心过后,我很客观地分析了形势,想好了各种应对策略,甚至连“回绝”的信都想好怎么写了。

不管我愿不愿意,学还是开了,学校还是要回的,幸好第二学期重新分班,我被分在了。重点班,而那个人被分在了普通班。偶尔会在学校碰到他,看到他和其他女。生嘻嘻哈哈,心里释怀了,看来他有新的目标了。

后来,我知道了一个游戏,叫做“真心话。大冒险”,想起打电话时那边传来的嬉笑声,想起那时那个人说话的声音,其实完全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个人的声音。后来,我终于明白,当时的表白,即使不是“大冒险”,也是以捉弄为目的的,至于到底是谁在捉弄我,我。至今仍然不知道。但是我竟有一点感激,感激在我最自卑的少年时光,突然有一个人,让我以为自己可能不是一无是处,虽然对我当时的现状来说,并没有改变什么。那之后,我又。长高了一些,虽然体育课依然是站最后一排,却不一定是最后一个人,我依然头发稀疏,我依然认为自己长相丑陋,但是偶然间,我也会。抬头仰望天空,那丝。丝缕缕的白,仿佛甜甜软软的棉花糖,在青涩的岁月里,化开了我嘴角的笑。

乌鲁木齐活性炭信息推荐
---------- 认证信息 ----------
邮箱已认证 手机已认证
查看TA的主页